儀晴鶴:氣候變化對財務的影響是重要且實質性的

                2021-12-17 16:28:05 和訊保險 

                  2021年12月17日,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保障論壇暨《中國養老金發展報告2021》發布式——“養老基金與ESG投資”在北京召開。本次論壇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社保實驗室)與長江養老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聯合主辦,中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香山財富研究院協辦。

                  標普道瓊斯指數策略指數分析師儀晴鶴表示,分析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影響的時候,大家都很了解的是對社會或者自然環境所造成的影響,同時我們也應該意識到,其實氣候變化會帶來很重要的財務影響,它對財務的影響實際上是非常重要,而且是實質性的。

                儀晴鶴:氣候變化對財務的影響是重要且實質性的

                  以下為儀晴鶴發言實錄

                  大家好,今天很高興能夠有這個機會跟大家一起分享一下ESG投資在養老金領域的應用和實踐。

                  我今天發言的主題可能更多的是集中在ESG里面的E領域(即:跟環境相關的投資領域)。剛才很多專家提到了從政策層面一些角度去分析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影響,我下面可能會更多地從環境、氣候、科學的角度,進一步地做一些闡述。

                  大家都知道《巴黎協定》的時候,大家商定說希望在本世紀全球的氣溫升高幅度控制在2度以內,并且積極尋求1.5度范圍的升溫。其實從1.5度到2度僅僅0.5度的差距,根據IPCC的報告,這0.5度會造成非常大的改變,會影響極端天氣發生的概率增加生物多樣性的減少,糧食安全、人類的生命健康這些都會受到很多的影響。舉一個比較直觀的例子,如果我們可以把全球氣溫的升高幅度控制在2度的時候,北極全年無冰的現象出現的頻率大概10年一次,如果控制在1.5度的升幅以內,這個頻率就會降低到100年一次,大家可以看到0.5度的差距其實會帶來很重要的質的影響。

                  另外一個角度,根據IPCC的報告,從現在各國所提出來的自己的減碳目標,還有現在所提出來的一些措施,截止到2100年(本世紀末)的時候,其實氣溫的升幅依然會達到3度,這3度依然遠超過,不管是1.5度的理想水平還是現在我們所商定的2度的水平。

                  除了氣候科學以外,還有剛剛各位專家提到過的行業的倡導,包括關于氣候的法律法規方面的政策,這些都可以說明說氣候變化對于我們的投資、對于整個社會有著非常重要的影響。

                  分析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影響的時候,大家都很了解的是對社會或者自然環境所造成的影響,同時我們也應該意識到,其實氣候變化會帶來很重要的財務影響,它對財務的影響實際上是非常重要,而且是實質性的。如果說到氣候風險影響分析的話,一個繞不過去的話題其實就是數據,從數據這個角度來說,目前的氣候相關的數據其實面臨兩個主要的問題:一是這個數據披露的程度不夠,因此數據透明度不是非常高,可得性不強。二是因為對氣候環境相關的數據披露沒有一個統一的全球化標準,在這樣的情況下,披露的數據就缺乏可比性。

                  關于數據的問題在養老金報告里面也做了一些具體的闡述,比如如何獲取這些數據以及這些數據的量化指標,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翻看我們在養老金報告當中提供的部分。

                  除了數據之外,分析氣候環境所帶來的影響的時候,我們還需要一個分析框架,這個分析框架其實目前全球并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現在屏幕上展示的,大家可以看到是TCFD提供的財務分析框架,這個框架并不是唯一的框架,還有很多其他的方向,但是這是一個比較廣泛的被大家采用和現在所接受的方式。TCFD把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影響分成兩方面:風險和機遇。從風險角度來看又分為轉型風險和實體風險,轉型風險舉一個例子,在轉型風險當中會面臨著氣候法規的變化,比如說碳稅是很多國家在應對氣候變化的時候都會出臺的政策,高碳排放的這些企業就需要去支付更多的碳稅,支付這些成本去維持它的碳排放。因此大家可以看到,就會產生這樣的財務影響,成本支出會增加。而實體風險角度,比如說可以分為急性或者慢性,不管是急性的,像是地震、洪澇災害這樣的急性風險或者慢性海平面升高這樣的風險,其實都會對企業的實體資產造成影響,進而影響企業的財務狀況。

                  從機遇角度看待氣候變化,比如說在氣候變化當中很明顯的會受益的一個行業或者產業就是清潔能源,它會面臨更多的市場機會、市場份額,從而也會影響到企業或者投資的時候關注到的被投資對象的財務狀況的變化。

                  在分析一個被投資對象或者分析自己的投資組合所面臨的氣候風險的時候其實可以從三個角度看:第一個是這個企業目前的碳排放狀況,還有這個企業未來所要實現的減碳目標以及第三個就是從現在到未來要實現的減碳目標中間的減碳路徑是什么樣的。從最基礎的地方講起,一個企業,作為投資者要了解被投資對象面臨的氣候風險的時候,第一步需要了解的就是目前這個企業的碳排放狀況,這里展示的是一個國際溫室氣體排放體系。在這個體系當中,把國際溫室氣體排放分為了三個范圍:范圍一是跟企業生產運營活動直接相關的排放,范圍二是企業為了自用而采購的電力、熱力產生的碳排放,范圍三包括兩個角度,一個角度是從上游層面來看,一個企業供應商為了給他提供他所需要的上游產品的時候所產生的排放,而另外一個角度就是從下游層面,這個產品在使用的過程中,包括廢物處理的過程當中都會產生排放。想跟大家更多強調一點,我們很多時候在衡量一個企業目前的碳排放,更多可能會關注范圍一和范圍二,而忽略掉范圍三,但實際上范圍三尤其是對某些特定行業其實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能源行業,能源行業假如說在冶煉石油的時候,會產生碳排放,但是這個碳排放實際上比起石油的使用,像是汽車、油輪、飛機,這些下游使用者所造成的碳排放,那個碳排放更小,所以對于特定行業,范圍三也是非常值得關注的領域。

                  剛剛也說了,ESG投資其實在全球范圍都是一個非;馃岬脑掝},雖然全球范圍都很火,但是其實每個區域的熱度也不盡相同,比如說歐洲,歐洲是ESG的發源地,在這個地區,不管是從政策法規還是投資者目前投理念來看,大家都對ESG有了比較深入的了解和認識,而歐洲以外的地區,大家在衡量一個投資策略的時候,更多會看到這個投資策略帶來的超額收益。因此,ESG在這樣的地區其實處于方興未艾的狀態,但是大家同時也可以看到的是隨著氣候風險變得更加嚴峻了,各國的政府也有自上而下的政策引導,從這個層面來看ESG的增速在歐洲以外的其他地區近年來也是非?,在亞洲,比如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都有很多的ESG投資在不斷增長。

                  我分享一個GPIF(日本養老金機構)和標普一起合作構建的碳效率指數。簡單介紹一下GPIF,它是目前日本最大的養老金機構,同時也是全球最大的養老金機構,截止到2020年的時候,GPIF管理規模已經達到186萬億日元,而且GPIF已經在它的投資過程當中十分考慮到ESG這個因素,在186萬億日元當中有近10%的資產是被配置到與ESG相關的投資當中,但是E、S、G三個方面所占的比重其實也不完全相同,比如E會占到相對更加重要的位置。在10%的ESG相關的投資當中,其中又有40%是投資到與碳相關的領域。GPIF在2018年和標普合作構建碳效率指數,其中一共有兩條,一條是以TOPIC(音)指數為基準指數,構建的標普JPX碳效率指數。另外一個是標普全球除日本以外的碳效率指數,GPIF采用被動式的跟蹤策略,現在分配到這兩條指數上的資金截止到2020年一共是4.3萬億日元。為什么GPIF選擇跟標普一起構建碳效率指數,主要原因有三個,第一個原因是GPIF作為養老金機構,它的投資是非常長期的過程,作為一個長期的投資者,它更加關注長期的風險,我們剛剛也在氣候科學的部分講到了,說氣候風險其實是在相對長的時間軸里面所體現出來的,因此作為一個長期投資者來說,GPIF非常想要把氣候風險考慮到自己的投資組合當中,把它作為一個策略應用。

                  第二個原因是因為GPIF的資金量非常大,剛才說過了,它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養老金機構,因此它更希望投資的是一個非常接近市場的投資組合,他不希望是偏離市場。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就希望能夠在維持和市場全大盤相似的投資組合的同時,去降低自己的組合碳排放或者碳敞口。

                  第三個原因是GPIF是擁有非常大資金量的機構投資者,因此它也希望能夠踐行自己的社會責任,通過投資這個側面去鼓勵它的被投資企業,去實現碳減排,提高碳效率,從而帶動整個社會的碳效率提升。下面我從指數構建的角度看一下標普碳效率指數是怎么實現GPIF的訴求,就是在保持跟大盤基本相似的投資組合的同時,來降低碳效率,并且促進被投資企業的碳效率的提升。

                  剛剛說過因為要維持和大盤比較相似的構成,因此我們就以它的基準指數TOPIC指數為起點,通過調整投資組合內成分股權重的方式來實現降低組合的碳排放,調整權重我們主要參考三個因子,第一個因子是通過十分位點的因子,就是要看在同一個行業內,一個企業在全球范圍內,碳排放達到什么樣的水平,如果他的碳排放或者碳效率相對較高,我們就會給到更高的權重,如果碳效率較低就給比較低的權重,這么做的目的是讓它不僅與本國的企業相比,更希望站在全球視角上面提升自己的碳效率,去實現一個減排的目標。第二個需要考慮的因素就是行業因素,盡管碳效率行業指數是采用行業中性的原則,就是希望與基準指數保持基本相似的敞口,但是與此同時我們對行業進行了劃分,我們把行業分成三個等級:高影響、中等影響和低影響。對于高影響的行業,我們會給他一個更高的調整因子,低影響的行業會給一個較低的調整因子。舉一個例子,什么是低影響行業?金融行業就是,金融行業整體的碳排放相對較低,因此在這個行業里面,各個企業之間的碳排放的差距也相對較小。如果我們給它更高的調整因子,實際上并不能有效地降低整個投資組合的碳排放,反而會增加和基準指數的偏離。因此我們會給它一個相對較低的乘數,反之,對于高影響行業來講,我們希望通過給一個更高的乘數來實現整個投資組合的碳敞口的降低。第三個希望需要考慮的因子是企業的溫室氣體排放或者氣候相關數據的披露程度,如果披露程度高、透明度高的話我們就會給到他更高的權重,希望通過這個方式來激勵企業更多地披露自己的數據。

                  跟大家分享一個事實,從2019年到2020年之間,日本新增的披露自己溫室氣體排放數據的數量已經從2019年的33家增長到2020年的105家,這是一個非?捎^的數字,通過這三個調整因子我們會重新賦予投資組合當中不同成分股,給他們重新賦予不同的權重,以此來實現整個投資組合碳效率的降低。

                  根據這個指數設計的方式,我們也進行了回測,從2009年開始的回測結果來看,也就是說從一個相對長期的角度來看,實際上這個指數已經完全,可以說是完全實現了構建它時候的設計初衷和目標,它和它的基準指數TOPIC之間的跟蹤誤差只有0.55,而且標普JPX碳效率指數相比它的基準指數TOPIC,它的碳排放或者碳風險敞口下降了21%。而從一個比較短的周期來看,比如從2018年到2020年這三年每一年的標普碳效率指數相對于基準指數都有一個超額收益,這三年的平均年超額收益大概在0.35%,也就是說大家可以看到,隨著大家對于碳、對于環境投資意識不斷增強,包括政策層面的一些影響,碳效率指數的表現近年來也是越來越好的。碳效率指數其實是其中一種,我們把環境因素考慮到自己投資組合的方式之一,除此之外,其實我們現在還有其他的方式可以把環境因素考慮進來。比如說像考慮到,像2050年的減碳目標,或者說從現在到2050年之間的減碳路徑,這些也都是可以考慮到投資策略當中的。標普也從被動投資的角度這個層面給大家提供了一些指數上的選擇,可以給大家提供一些與碳投資相關的投資策略,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也可以到標普的網站上查看。

                  我這部分的分享就到這里,歡迎大家批評指正,謝謝。

                (責任編輯:吳靜草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閱讀

                  和訊特稿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亚洲乱亚洲乱少妇无码99p